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股市入门 > CIA金融谍报 > 美元将死之日(二)

美元将死之日(二)

  James Rickards  2016-09-01   阅读 
+0
  

 

亲爱的读者:

今天我们接着上篇继续讲。

几十年前,哲学家卡尔•波普提出一个概念,叫零碎工程学。意思就是:如果你是世界上一位著名领导人,也许是一位政治领袖、财政部长或者国际性机构的大佬。

你知道如何更好地管理这个世界,你想告诉其他人应该如何生活,你有很多伟大的想法想付诸实施。

但是,卡尔•波普要告诉你:不要立刻开始做所有的事情,也不要同时做所有的事情。不然,你会输的很惨。

历史上有几个“独裁牛人”就不信这个邪。他们想改变世界,想同时完成很多事情,比如:凯撒、拿破仑还有希特勒。

结果呢?把他们自己搞的挺惨,因为反对他们的人太多,他们被干掉了!

就像波普说的那样;如果你想改变世界,你绝对不能大张旗鼓,高举高打,你应该循序渐进,慢慢来,一次只完成一件,用一种别人察觉不到的方法,一点一点地推进,虽然有点儿慢,但一直在前进,从来不会后退。

我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一种叫做“棘轮”的装置,是由几个齿轮组成,它只能往前转,不能倒转,虽然转动较慢,但是整个过程一直向前,不会倒退。

美元衰败和特别提款权崛起的过程就和这个过程类似。

我可以和您打赌,未来我们会见证这一过程如何推进。
 

 
中国的读者,您好!
 
我是James Rickards。非常高兴能通过Agora和第三石投资分析中心认识您。
 
我是一名在华尔街和国际投行工作多年的“老兵”,同时,我也是美国CIA和国防部金融谍报顾问,专门负责研究市场中不寻常交易和恐怖袭击之间的联系。我们多次通过分析市场异常行为,成功预警蓄谋已久的恐怖袭击,成千上百人的生命因此得到了挽救。
 
而我现在则把注意力放到了一场比“911”恐怖袭击严重百倍的灾难性危机上,通过警告不同国家的读者(美国、英国、巴西、法国......),让更多的人了解到这场全球性危机的真面目,从而保护自己。
 
在这份《CIA金融谍报》中,您将听到的都是我的真实经历和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
 
----------------------------------------------------------------------------------------------------

特别提款权(SDR)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1969年搞出来的,并在1970年代发行过几次。

在1970年代,当时全球出现了大规模的流动性危机,恶性通货膨胀频发,油价翻了两翻,股票市场崩盘。美元在1977-1981年也几乎要崩溃。

可能很多人都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但是和我同龄的很多人都对此记忆犹新。

我记得1977年当时的情况非常糟,连美国财政部也要从海外借款,都要以瑞士法郎计价。因为当时没有一个国家想持有美元,,美国政府给出的利率也无法让他们动心。

就在美元即将崩溃时,国际货币基金组为了给全球提供流动性,不得不发行SDR来助美国一臂之力。从那之后一直到到2009年的这段时间内,他们再没有发行过特别提款权。

但是,这次发行把美元衰败和SDR崛起的“棘轮”向前推进了一小步。

从1980年至2010年,这30年真可谓是“美元为王”的时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没有发行特别提款权,因为各国银行系统能干好他们的活儿。

但是,在2009-2010年,这看似祥和的局面完全被改变了。

首先,2009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再次开始发行SDR,这是过去30多年来头一回。

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应对全球流动性危机,因为08年的金融危机还在继续,各国央行正举步维艰。因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行了超过1000亿美元的特别提款权。

就这样,SDR又开始重新回到了世界经济舞台,但是,很少有人注意到它的存在。

但是,美元衰败的“棘轮”又往前推进了一小步。

那时,我就跟一些同行说:“他们这次发行特别提款权的目的就是想看看这部‘机器’的零件还好使不。”

因为,特别提款权从1980年以后就没有再用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需要确认这部“机器”还能否正常运转。这就像冬天供暖前,给你家暖气试水一样。

现在,他们知道了特别提款权这部“机器”保养的挺好,能和以前运转的一样好。

尽管这部“机器”有30年没用过了,但是他们知道从此以后会经常使用。

确实,2010年1月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又发行了一次特别提款权,这告诉我们特别提款权作为世界货币正在悄悄地崛起。

另外,特别提款权委员会已经变成了一个永久的机构,换句话说,SDR已经不是那个临时的、只有紧急情况下才使用的救急机制,它正一跃成为全球性的储备货币。

但是,它还面临一个重大问题:

要想真正把SDR作为全球储备货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能和其它国家央行一样:印刷纸币,然后发出去。

IMF首先需要创造一个特别提款权债券市场。

美元为什么能成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就是因为它有一个强大的美元债券市场。投资者们在这里可以轻松买到30天期、10年期、30年期等不同期限的美国国债。

更关键的是:这个市场足够大、流动性好、易于投资,可以带来锁定效应,为美元提供了一个稳定的运行环境。

但是,目前特别提款权还没有相应的债券市场。 因此,在成为全球储备货币之时,急需要为它创造这样一个相应的债券市场。

您不用担心,IMF已经着手做了。

去年7月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了一份报告,介绍了一个概念,就是私人特别提款权市场(private SDR market)。

在他们的计划中,私人企业可以发行以SDR计价的债券,但是,由谁来负责发行事宜呢?

他们认为最适合做这件事儿的应该是一些跨国组织或多边组织,像亚洲开发银行;或者由一些大公司,如:IBM和通用电器公司。

那么,谁会买这些债券呢?

当然是那些国际大土豪。如:各国主权财富基金,它们将会成为买家,另外,中国也是一个潜在的大买家。

好了,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特别提款权债券发行在即!

特别提款权这棵几十年的“铁树”快要开花结果了。
 
最初,特别提款权的篮子里只有四种货币 — 美元、英镑、欧元和日元,但是马上有一种货币要加入了。

9月3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接纳人民币加入——篮子货币。

这不仅是中国的一件大事儿,也是世界货币史上的一件大事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非常欢迎人民币加入这个货币俱乐部。

对于许多西方人来说,特别是美国人,他们认为人民币的加入只是走走过场,中国不会获得太多的话语权。

但是,中国人可不这么认为,中国人是要面子的,这正是他们扬眉吐气的时候。

他们认为人民币加入这个“豪华货币俱乐部”标志着中国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话语权的增强。

这非常符合我的看法;尽管西方人倾向认为这只是一次技术性的再调整,但是,加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确实会提高人民币在全球的声望。

在上一篇中,我说过2016年9月4日将会是美元衰落的开始。为什么我认为是9月4日,而不是9月30日?因为9月30日才是人民币正式加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的日子。

我想您应该已经猜到了原因。

对! 就是因为在9月4日20国集团的领导人将齐聚杭州开会,这次会议将会是中国大显身手、大放光彩的超级大派对。

到时候习总会说:“虽然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但是我们平起平坐,以后我们一起喝酒吃肉,绝对平等!在公平方面,我们做的绝不比欧美差。凭什么他们霸占世界金融体系那么长时间,现在该让位了!”

您不要惊讶,即将召开的20国集团峰会将会生动地展现这幅画面。

到时候,20国集团领导人将会吩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如何行事。

如果您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看作“世界央行”,那么20国集团就是这个“世界央行”的董事会。将来这个董事会将会管理世界。我绝不是在瞎说吓唬您,这就是现在的事实。

不知您是否知道20国集团有这样一条备忘录,或者叫集体宣言;内容就是“扩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的作用”。

按照他们宣言中所说,现在他们已经开始做了!

我刚才说过特别提款权债券将会在未来几周内发行。到时候您将会看到亚洲开发银行、亚洲投资银行以及中国的各大商业银行将会承销几十亿的特别提款权债券。

随着这些债券的发行,时间的推移,特别提款权市场将会不断扩大。

当然,短时间内它还没有实力与美元债券市场抗争,但是地基已经打好,剩下的事情都好办了。

每次只要有机构或个人投资特别提款权,这等于是间接地支持新加入货币篮子的人民币,将会进一步推动世界远离美元。

这将给那些持有美元资产的人带来重要的影响和冲击。

特别提款权取代美元将会一步一步地慢慢推进,就像棘轮转动,只能前进,不会后退。虽然前进的速度不是特别快,但绝不会倒转。

下一次金融危机迟早会到来,到时候拯救你我的可能不是美联储和各国央行,而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特别提款权。

到那时,这个“棘轮运转”的过程也就算基本完成了。

10年后,您再回头看,您会惊讶地发现原来2016年9月是美元衰败的开始。

不过,现在没有几个人能看得出来。

但是,我们已经看出来了,也告诉了您。

祝您投资愉快!

James Ricka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