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自由人必读 > 外面的世界 > 明明是个抢钱的恶棍,何必还搞这么冠冕堂皇

明明是个抢钱的恶棍,何必还搞这么冠冕堂皇

SDR 经济危机 实体经济 破产 信贷扩张   林宜贤  2016-09-30   阅读 
+0
  

 

亲爱的自由人:

您好!我是《James Rickards中国投资情报处》的分析师林宜贤。

如果您一直在读我写给您的文章,您就会知道,我们所处的世界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世界货币体系正从美元时代过渡到特别提款权(SDR)时代。

各国的货币精英人士们正在设计这一过渡进程,他们希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行的SDR能代替美元稳定国际金融秩序,把世界经济拉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

但是,一切会按照精英人士们规划的那样前进吗?

SDR其实并没有他们形容的那么美好,在我看来,SDR更像一个恶棍,他会让所有人的资产缩水,只要您手里拿着的是纸币,不论是美元、人民币、欧元还是日元,只要您的资产是以纸币的形式存在,无人将会幸免。

如果您还是不太相信,那您先看看国际货币体系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这个样子。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200年里,英镑在金本位制下一直充当着世界货币的角色,货币的发行是以黄金作为支撑,因此,几乎没有发生大范围的恶性通货膨胀。之后,两次世界大战让美元逐渐上位,最后充当了世界货币的角色,直到现在。

当然,这个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

从1700年至“一战”爆发前,英国凭借着雄厚的科技和工业实力当上了世界老大,英镑当然加冕为各国货币之王,成为了世界货币。

但是,“一战”期间,庞大的战争经费让欧洲各国开动机器印刷钞票,各国货币争相贬值,恶性通货膨胀接踵而至。当时,战败国德国的一亿马克只能买一个面包,战胜国英国的日子也不好过,大量印刷钞票已经让金本位制几乎彻底奔溃。欧洲各国经济萧条,民不聊生,国际货币体系正酝酿着一次巨变。

而此时,美国却从“一战”中大发横财,美元逐渐上位,英镑逐渐退出世界储备货币的舞台。当时各国还极力想回到金本位制,但回不去了。不过,黄金并没有完全退出世界货币的舞台。混乱的金融秩序加速了1929年“大萧条”的到来。

各国还没从“大萧条”中喘过气儿来,“二战”就爆发,又一次重创了欧洲各国。

“二战”结束后,欧洲各国货币再也没有力量与美元抗衡了,当时美国几乎控制了全球贸易,美国是绝大多数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其黄金储备占到了全球总量的三分之二。 实际上美元已经代替英镑成为了世界储备货币。

您可能听过这么一种说法:布雷顿森林会议后美元成为了世界货币的老大,其实这种说法不准确,早在布雷顿森林会议前的“二战”期间,美元已经是世界货币老大,这次会议只是“官方承认”。

二战刚结束,恶性通货膨胀开始蔓延,各国货币纷纷贬值;1945年8月份在匈牙利6帕戈买一公斤面包,到1946年6月份需要5,850,000,000 帕戈才能买一公斤,当时,在中国,国民党发行的法币贬值了1445亿倍,上街买菜需要用自行车托着一大捆钞票去。

眼看“一战”后发生过的悲剧要重新上演,这次,美元站出来稳定了国际金融秩序。

尽管当时美元已经是世界货币“老大”,但是黄金并没有退出世界货币舞台,美国向其他各国承诺任何时候可以拿35美元从美国兑换1盎司黄金。换句话说;就是美元钉住黄金,其他各国货币钉住美元,最后有效地稳定了战后混乱的货币体系。

布雷顿森林体系就这样建立起来了,它最大的功绩就是没有让“一战”后各国货币争相贬值的悲剧重新上演,阻止了恶性通货在全球继续蔓延。

到这里,亲爱的读者,您应该已发觉每次国际国币体系的变革都会伴随着恶性通货膨胀的发生,二者谁是因谁是果?也很难分清。您往下看,后面还会出现。

布雷顿森林体系确实稳定了国际金融体系,然而,好景不长,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以及和苏联的“太空大战”让美国财政支出急剧增加,美国不得不开动机器印钞。

但是,此时,美国的黄金储备与“二战”结束时相比已经下降了60%。欧洲各国看出了问题,纷纷拿美元来挤兑黄金。因此,1971年,尼克松总统不得不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美元不再钉住黄金。布雷顿森林体系崩盘,国际货币体系又经历了一次变化。

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盘开启了美元对黄金的贬值,到1970年代末,850美元才能买到一盎司黄金。

美元的贬值引发其他各国的货币不同程度的贬值,各国的通货膨胀率在1970年代达到了两位数,同时,经济发展也停滞不前。

到此时,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一种货币的发行是以黄金作为支撑,世界货币史又翻开了新的一页,全球货币体系由金本位制过渡到了法定货币制。

进入法定货币制后,没有了黄金的支持,美元的信用大打折扣,但是,全球找不出一种货币能接替美元,美元仍然是“老大”。

后来,美国成功忽悠沙特阿拉伯等海湾国家在石油贸易中用美元结算,石油美元体系就这样建立了,再加上美国强大的科技工业能力,美元仍然坐稳了世界储备货币的头把交椅,一直延续至今。

当然,现在情况正在发生改变,我们又处在了全球货币体系变革的前夜。


讲了这么多,我是想说:世界货币已经存在了很长一短时间,但一直是由某一国的货币来担任,这本来就很不正常,而且确实引发了很多问题。

其实,早在“二战”刚结束,各国的货币精英们已经意识到世界货币的重要性,他们认为应该设计一种“超国家”的世界货币,世界货币由某一国货币来担当迟早会出乱子。

因此,在1944年的布雷顿森林会议上,有“宏观经济学之父”之称的英国人凯恩斯就提出建立一种超越国家的世界货币,当时他把名字都起好了,叫“班柯(bancor)”.

但当时英国已经日薄西山,话语权很弱,而美国实力超强,美元的地位“如日中天”,他的建议没有被采纳。就这样,第一次想建立“超国家”世界货币的想法胎死腹中了。

不过,事情并没有结束,196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蒙代尔在他的经典文章《最优货币区域理论》中说:“最优的货币区域是整个世界”,这篇文章为世界货币的建立奠定了理论基础。

1969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创设了特别提款权(SDR)。超国家世界货币的建立迈出了第一步。

1970年,由于美国收紧货币发行,各国外汇储备开始匮乏,全球流动性短缺,国际货币基组织不得不首次发行了30亿SDR分配给其成员国,增加全球流动性。

虽然SDR后来又发行了几次,但由于美国放松货币发行,开动机器大力印钞,美元充实了各国的外汇储备,因此,没有给SDR留下进一步发展的空间。

时间快进到2009年3月,当全球深陷金融危机泥潭不能自拔时,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建议增加SDR发行。

2015年10月,联合国前经济与社会事务部副部长何塞·安东尼奥呼吁应该继续发行SDR,然后分配给各新兴市场国家。

此时,一大批国际货币精英人士呼吁:因为全球对世界货币的需求在不断增加,SDR作为世界货币的使用必须增加。

到这里,您可能要问了:既然全球对世界货币的需求量在不断增加,为什么不多印一些美元呢?就像1970年代那样,多印一些美元不就能解决问题了吗?

问的很好,回答这问题之前;我想先问您两个问题:现在美国对全球的统治力还和以前一样吗?现在美元的信用和以前比还一样吗?

美国的实力和美元的信用在08年金融危机后已经大幅下降。

如果您还有疑问,这一组数据能帮助您;2006年,美国是全球127个国家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这一数字为70个。08年金融危机后,该现象完全逆转,2011年中国是124个国家最大贸易伙伴,美国则是76个。

既然美国已经不再是全球贸易的“老大”,那么美国印出来的美钞当然已不再是各国的抢手货,美元以前的超强信用就不能再维持,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已经动摇,但此时,还是没有哪一国的货币能接替美元的位置。

因此,货币精英人士呼吁增加发行SDR,这是国际货币体系变革的新方向。

确实,现在SDR有能力逼迫美元交出世界储备货币的头把交椅,美元最后的国际地位会逐渐和人民币的地位平等。


国际货币体系要发生变革,SDR将成为新的世界货币,但您有没有想过它还可能会带来什么?

通货膨胀,可怕的恶性通货膨胀!

您一定以为我在吓唬您;但是您回头看看前几次货币体系变革时都发生了什么。 国际货币体系发生变革时,如果搞不好,可能伴随着恶性通货膨胀或者滞胀的发生。我不能预测恶性通货膨胀一定要发生,但前几次都发生过,我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出现例外。

但不论结果如何,我觉得您应该提前做点儿防备。

如果您搞清楚了恶性通货膨胀发生的原因,您也许能避免自己的资产受到损失,甚至您可以利用这次危机,从中获益。每一次国际货币体系的变革都会让一部人损失惨重,而让一部分获益颇丰。

现在,SDR正一步一步地走来,美元正一步一步地崩溃,恶性通货膨胀正向我们靠近,您不能浑然不知,不能什么都不做!

最近我写了大量关于美元崩溃的文章,我是这样理解美元的崩溃:随着SDR逐渐登上世界储备货币的舞台,人们对美元的储备价值失去了信心,各国开始抛售手中几十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市场上美元泛滥,结果,全球出现恶性通货膨胀。

您要是以为恶性通货膨胀都是因为大量印刷钞票所致(其实钞票早已印刷过量),那您就错了。

当人们对某种货币失去信心时,就会抛出这种货币,购买实物资产,这种货币的流动性急剧增加,通货膨胀就出现了。当人们对美元的储备价值失去信心时,他们会立即抛弃美元,买入其他实物资产。

人们纷纷抛出美元,市场上美元泛滥,恶性通货膨胀在全世界蔓延。津巴布韦主妇曾经拿千亿津元买3个鸡蛋,当美元崩溃时,美国孩子会不会拿着几万美元买口香糖?那时中国数万亿的美元储备,可换多少盒口香糖?

不论您手里拿的是人民币、日元还是欧元,只要是纸币,它们都会跟着美元急速贬值,就像“一战”后混乱的货币秩序;各国货币争相贬值。当然,在这个时候,由五种主要货币组成的SDR也不能幸免。

到那时,人们开始疯抢像黄金和土地这样的硬资产,它们的价格一飞冲天。全球储备货币的替代品也可能是自然资源,如:石油或水。

另外,当纸币贬值时,房地产、各种货物、实物资产以及各种服务仍然具有稳定的真实价值。

美元的贬值是其他货币贬值的罪魁祸首,也是各种资产价格上涨的根本原因。可怕的是:美元贬值在所难免,因为SDR正在把美元赶下世界储备货币的宝座。当各国开始争相抛售美元时,恶性通货膨胀就离我们不远了,任何以纸币作为法定货币的国家都将在所难逃。

但是,那时,黄金还是黄金,土地还是土地,水还是水,好的服务还是好的服务,只是纸币变成了一张废纸。

这些可怕的事情迟早要回发生,您做好准备应对了吗?

祝您投资愉快!

林宜贤
《财务自由人》

介绍
林宜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