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自由人必读 > 外面的世界 > “白银帝国”将重现?您不知道的中国白银史

“白银帝国”将重现?您不知道的中国白银史

投资 黄金 白银 货币   第三石投资分析  2016-10-10   阅读 
+0
  

 

2016年10月10 日于北京

尊敬的自由人:

您好!

您一定经常在家里备一把手电筒、几节备用电池或者一些创可贴和消毒红药水,以便在出现突发事件导致小区停电或者家人受伤时使用。

这样做绝对正确!

但是,您有没有在家里储备1公斤白银或者几十个银币呢?如果还没有,那么即便不马上行动,您也需要考虑要这样做了。

当出现极端情况导致基础设施瘫痪,整个金融体系将无法正常运转,银行、自动取款机和超市商店的刷卡机都不能用,银币等贵金属货币或许是您手中唯一的救命稻草。

这将会是让白银销量飙升的原因之一。

一旦人们开始抢购白银,白银供给的短缺将会加剧,白银价格很有可能飙涨到12,000元/千克,甚至更高。现在白银的价格大约为4150元/千克,未来很可能上涨200%。

您也知道;我一直在强调黄金在货币体系中的重要角色,但我很少提到白银。一些读者误以为我不看好白银,其实不是这样的。

实际上,在极端危机发生时,白银作为一种等价交换物或许比黄金更加实用,因为黄金的价值太高,试想一下:总不能拿着金币去超市买方便面和香肠吧。

但是银币却可以救您于危急,完成小额的等价交换。

下面是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2015羊年银币:


31.04克(1盎司)圆形精制银制纪念币背面图案
31.04克(1盎司)圆形精制银制纪念币正面图案
 
比起黄金,分析白银的价格走势要更难一些。

因为,黄金除了作为货币外,几乎没有其他用处(黄金普遍被用来做珠宝首饰,但是我把黄金首饰看做是一种硬资产,叫做可穿戴的财富)。

但是,白银却有许多工业用途。这样,不同于黄金,白银具有工业和货币两种属性。

这就意味着:白银的价格会随着工业应用和商业周期的变化而上涨或下跌,反而货币因素如:通货膨胀、通货紧缩和利率变化等,对它的价格影响不大。

我认为:当储户和投资者对中央银行发行的纸币失去信心时,他们会日益转向实物货币(黄金和白银)和非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和其他的加密货币),他们会把这些货币用作财富储备和交换媒介。

这就是我为什么把白银叫做“曾经和未来的货币”,因为,如果未来白银又被当做货币来使用,实际上,它只是恢复了历史上曾经扮演过的传统货币角色。


白银在中国历史上扮演过硬通货的角色,当政府无节制乱印纸币时,老百姓会通过持有白银等金属货币来抵御通货膨胀。

您可以从现在的古装电视剧中了解到白银作为货币的重要性:主人公拿着几十两银子在酒楼吃饭,出手阔绰。但其实白银在我国历史上作为货币的时间并不长。

马克思说:“金银天然非货币,货币天然是金银”,确实,白银天然非货币。

在我国古代,大部分时间里,白银并不是货币的主角儿,甚至根本不是货币,因为我国的银矿资源并不丰富,白银非常珍贵,起初只用于皇帝赏赐和馈赠诸侯和大臣。

后来,从唐朝开始,由于“中国制造”深受各国人民的喜爱,因此在国际贸易中能长期保持顺差,从欧洲和南美换回了大量白银,我们才有了足够白银作为货币,因此,从明朝开始,白银才开始进入了普通流通领域。



在唐朝之前,普通的商业交换中几乎找不到白银的影子,白银一般是皇帝发给有功的将士和大臣的赏赐,也用于官员之间相互馈赠。
 
所以,我们看到《琅琊榜》中誉王殿下馈赠梅长苏几十两银子,但是在普通百姓手中很难找到白银,那时只有铜钱或铁钱等。
 
从唐朝开始,我们的茶叶、陶瓷和生丝等产品开始风靡全球,通过丝绸之路从欧洲和中东换回了大量白银,因此,白银的使用量开始有所增加。
 
也就是从那时起,白银开始有了货币的功能,但是也仅限于小范围的大额支付,主要用户于赏赐、进贡和支付军费。
 
白银真正成为大额支付货币是从商业最发达的两宋时期开始的。两宋时期是中国古代经济最发达时期,可惜打仗不行。
 
当时,两宋与北方的辽、金打仗输了后,经常赔款好几十万两白银,可见当时白银的使用量已经增加了不少。

但是,不论在南宋还是北宋,白银还远远没有进入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那时老百姓用的还是铜制的“文制钱”,价值比白银低很多,但是做工要比唐朝时期的铜钱精美了许多。

但就是这样,流通中的金属货币数量还是跟不上商业发展的速度,北宋时期,蜀地(今四川)发行了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

当时蜀地偏隅一方,没有遭受五代十国乱世的破坏,是中国最富裕的地方,而且更关键的是,这里最富裕的不是官,而是民。

世界上最早的纸币就是在“天府之国”诞生的,交子的雏形就是存款凭证。当时富裕的商人或百姓把手中的金属货币或货物存到“交子铺户”,交子铺户为他们开出交子作为存款凭证,并承诺可以随时拿这些交子来兑回金属货币和货物。

后来,因为交子携带方便且为了节省手续费,买方会直接把交子给卖方以支付货款,于是交子在蜀地就成了交易媒介,完成了交子存单到纸币的演变。(大约600年后,欧洲才开始经历这一过程,从汇票演变出银行券,从此欧洲出现了纸币。)

由于“交子”纸币的出现是由民间商业发展自发形成,所以我们称它为“民交子”,是为了和后来发行的“官交子”区别。

起初,交子都是由几大民间商铺发行,信用非常好,后来北宋朝廷瞄上了这块“肥肉”,既然发发纸片就能敛财,为什么不把这种权力收回来呢?

于是,北宋朝廷禁止民间发行交子,所有交子都由官方来发行,这就是“官交子”。

亲爱的读者,我估计您应该已经猜到了官交子的结局:

北宋朝廷无节制地发行官交子,带来的只能是通货膨胀,最后交子变成了一张废纸,朝廷不得不取消发行,商业交易又回到了金属货币的轨道上来。

这就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发行纸币,存续了大约100年,最后以恶性通货膨胀结束。

到了南宋时期,虽然商业更加发达,但所有金属货币的使用更少了,更不用说白银,因为朝廷南撤时走的太匆忙,带走的通货少。没办法,只好再发行一种纸币,叫“会子”。

会子存续了大约80年,最后也是以恶性通货膨胀收场。

就这样,中国古代两次最早的纸币发行都导致了恶性通货膨胀,最后政府不得不取消纸币发行,又开始只使用金属货币。

南宋灭亡,元朝建立后,蒙古人学习南宋,继续发行“中统钞”纸币来掠夺民间财富,并且严禁白银流通,白银连作为大额支付货币也用的很少了。

那时,老百姓平时下个馆子根本用不到银子,《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在元大都(今北京)用银子请赵敏吃顿饭是不可能的,很可能会被“朝阳群众”举报。

当然,元朝发行纸币的结果也是恶性通货膨胀;任何朝廷精英们都是贪婪的,都想通过空手套白狼的方式从老百姓手里掠夺财富。

一个新政权建立时,皇帝们都胸怀大志,纸币的发行大都是为了促进经济发展,弥补流通中金属货币数量的不足。

但是,他们的继任者发现这种方法聚敛财富太快了,贪婪难以节制,就开始大量印钞,通货膨胀开始泛滥。

结果,老百姓又不是傻子,他们在交易中会自动抛弃纸币,转而使用金属货币,政府发的纸币没人要了,最后只能停止发行,退出流通领域。


到了明朝,情况也一样,朝廷继续无节制地发行纸币,又想通过这种方法掠夺民间财富,马上通货膨胀就出现了。富人和权贵阶层开始大量使用金银作为货币。

明朝后期,政府不得不承认白银的货币地位,规定税收必须用白银支付。另外,朝廷也加大了银矿的开采,但是中国的银矿资源本来就不丰富,根本支撑不起银本位制。

但是,好在那时候,我们有享誉全球的“中国制造”,这些“中国制造”自唐朝开始已经从海外换回了大量白银,明朝期间世界上1/3的白银流入了中国,从此,白银作为货币开始进入了普通商业交易。

我们经常在古装电视剧中听到“纹银”,比如:“纹银三百两”。其实“纹银”是在明朝后期出现的,“纹银”代表的是质量优良的银子,由于质量优良的银子在铸造中会出现细密的纹路,人们常把质量好的银锭称为“纹银”。



此后到清朝,白银是官方的交易货币,是大额交易中的主角儿。

不过对于平民百姓来说,白银的使用虽然比宋朝时多了不少,但日常小额交易用的仍以官方铸造的铜制“制钱”为主。

所以,鲁迅笔下的孔乙己去买酒喝,排出四文大钱,而不是排出四两银子。

尽管在清朝白银已经是主要的交易货币,但是银锭的铸造很不规范,导致了银子的质量参差不齐,流通中有朝廷铸造的银锭,商号私铸的银锭,也有从国外换回的银币。


这种混乱的局面直到清末银元的出现才算结束,当时以重量七钱二分、比例银九铜一的标准铸造“光绪元宝”,开启了中国银元时代。

后来,民国时期的银元 ——“袁大头”也采取了这一铸造方案,自此,银元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开始使用。

到此时,最普通百姓才终于可以拿着一块银元走进饭馆搓一顿了。

 
从民国时期到新中国成立前这段时间,由于连年战乱,银元一直是信用最强、使用最广的货币。国民党发行的“法币”并没有能在全国范围内使用,而且法币最后的结局也是恶性通货膨胀。

新中国成立后,银元逐渐退出了流通领域,白银也从拥有货币职能的贵金属转向了普通的贵金属。


现在,白银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工业原料,超过一半的白银都用于工业生产。比如:太阳能板、电力工业、照相技术、污水净化灯等行业。

今年以来,预计全球白银产量将下降2.4%,而太阳能板、电力行业、珠宝、硬币等行业对白银的需求会增加1.6%。

其中,太阳能电池板对白银的需求尤其巨大,太阳能电池板上90%的硅片都需要白银来焊接,而太阳能行业正以每年8.3%的速度增长。

因此,白银在工业领域的广泛使用,给我们分析白银的价格走势增加了难度,不仅要分析它的货币因素,还要分析它的商品因素。

但是,我觉得白银不会永远游离在流通领域之外,在不远的将来,它会重新作为货币进入流通领域。


我们正处在国际货币体系变革的前夜。各国无节制的印刷钞票已经让我们现行的货币体系就像一艘年久失修的破船,不知还能向前行驶多长时间。

仔细想一想,完全脱离金本位制的法定货币制度才运行了几十年,也就是说,我们的纸币发行历史就是区区几十年,还没有“交子”存续的时间长,您敢说它已经过了时间的考验?我不敢这样说。

历史会不会重演?这很难说,但白银绝不会作为一种普通贵金属永远沉寂在历史的长河中。当纸币体系崩溃时,它仍然是我们最忠诚的财富守护神!

这就是《James Rickards中国投资情报处》分析师林宜贤先生推荐买入白银等贵金属类资产的原因。

祝您投资愉快!

James Rickards
《财务自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