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自由人必读 > 外面的世界 > 如何从中国最令人厌恶的公司身上获利超过100%

如何从中国最令人厌恶的公司身上获利超过100%

获利 投资 A股 资金 庄股 赚钱 投资秘籍   程海涛  2016-10-17   阅读 
+0
  

 

10月17日

屋里的气氛很凝重。

卖家的态度很强硬。

房产中介的脸很臭。

2014年年底,我坐在西安某房产中介的办公室里,独自面对着死不降价的房主主和态度极不耐烦的房产中介。

房主是一位40多岁的女商人,姓李。她全程都在强调她家的房子装修好、密度低。

她说的一点都没错,可惜她的对手是我,无论她如何强调房子的优势、无论中介如何“威逼利诱”,我都拒绝提高我的购房价格。

遇到我这样的购房人,中介和房主可倒霉了。

这个小区是我相中的,在西安属于稀缺的低密度楼盘,而且,这套房子还有个阁楼,稍微装修一下就可以成为我的工作间,就算我复盘熬夜时间再长,也不会干扰到我的家人。

看到这,您可能觉得,程老师的购房故事就到此为止了。

别说您了,我当时都已经认定和这套房子没有缘分了。

但是事情的发展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即便我是一个经常宅在家里的职业股民,我也喜欢没事儿去证券公司走动走动。一是为了打听打听消息,二来是去怀怀旧,重温一下早年炒股的时光。

房子的交易谈崩后的一天,我又去了一下家附近的证券公司,想找那位熟悉的经纪,谈谈降低佣金的事情。

刚走进他的办公室,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天的房主李女士。

说实话,现在已经记不起来当时我们是如何攀谈起来的。能够回想起来的就是我和股票经纪闲聊,随口说出了几笔已经完结的交易。

这引起了李女士的兴趣。

接下来,一改那天买房时候的剑拔弩张,我和李女士就在经纪人的办公室里闲聊起来。我知道她是在西安做生意,手头有些闲钱,就想买点股票。而她也得知我是一个职业股民,而且交易的成绩似乎还说得过去。西安毕竟是个小地方,在攀谈的过程中,我们还惊奇的发现,我们还有些共同认识的朋友。这样,就互加了微信。

这做生意的人,就是厉害,加微信就是出于礼貌,没想到她开始经常问我关于股票的事情。我这人平时除了在家炒股,就是出门遛狗,所以能说话的人也比较少,冷不丁的来个人请教我问题,只要不打扰我正常的工作,我还是比较愿意给解答的。

这样一来二去,她对我的工作也了解了很多,也透露出想让我帮她炒股的意思。

虽然是说起来简单,就是给别人“说个票”。但是这里面利益关系实在复杂。

给说的票,第二天就涨了,那是皆大欢喜;要是一直不涨,那就麻烦了。有的人要么每天都来问几次,要么就话里话外露着不满。

想来想去也是,和第三石读者的情形一样,读者付出订阅费,你就要给相应的投资方向。

所以除了给公司写报告外,西安有各行各业的朋友推荐我去“说票”,我能拒绝就拒绝,除非特别熟悉对方,也信任对方,否则我都觉得有点麻烦。

所以也就婉言拒绝了。

但是没想到做生意的人能这么厉害,即便我拒绝再三,她还是不放弃,最后实在没辙了,她给了我一个几乎是无法拒绝的提议。

“程哥,要不这样吧,您给我说个票,涨了的话,我把我那套房子还卖给您,也不用您加价,涨了多少,我就从总房价里减”。

要是把那套房同说票及后续可能有的烦心事相比,我内心还是非常倾向于把房子弄到手的。

李女士能这么说,几乎是正中我意。

然后,我就把在上一篇《如何从中国最令人厌恶的公司身上获利100%(一)》那篇中提到的公司推荐给李女士。

没想到......

怕什么来什么。

下午给说的票,晚饭时间还没到,她的电话就又来了。

这次电话里可没那么好气,而且是明显做足了功课来的。

她把这只票的公司业绩、产品研发、股东成分等等都研究了个透,结论就是:“这是一家烂得不能再烂的公司”。

讲真,我其实真的没有那么多的耐心,但是面对能低价买入心仪房产的诱惑,我就开始耐心和李女士说出我买入这家公司的理由。

要说服一个生意人,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告诉对方“你放心买吧,我自己也买了”这么简单。做生意的人,一是精的很,二是脑子快。我的说辞稍微有点纰漏,人家就不会信了。

所以这时候就必须祭出杀手锏。

我约她第二天见面,把我的交易系统展示给她。

老读者知道,我有一个自己研发的交易系统,是我花了9年时间用心血和超过100多万人民币打造的。

我的选股和交易方向,基本就是依靠这个系统了。

但请不要误会,我不是市面上卖软件的骗子。说实在的,这套系统不止一次有人出价购买,但是都被我拒绝了,就一句话:给多少钱我也不会卖的。

原因有两个:

第一是,这系统的价值不是用钱能衡量的,任何指标如果用的人多了,效果就会减弱,这是交易中永恒不变的道理;第二个原因,我不想骗人,我亲手打造的系统,只适合我的交易风格,同样的东西,即便我教给你怎么用,你也未必能用它赚钱。所以,我不想对任何人不负责。

不过,正是这个交易系统,帮我说服了李女士,即便她不是什么资深的投资者,但是我的理论和交易系统的精密,还是有一定说服力的。

即便还是有点将信将疑,李女士还是按照我所说的买入了这家公司。

转过年就是3月了,也就是我接到那通威胁电话的时候。

上次说到,正是这通电话让我坚定了买入这家公司的信心。但是您一定不知道,其实这期间有多么的凶险。

我当时怕经常接到骚扰电话,就卖掉所有的持仓,用别的账户重新重仓买入了这家公司。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

不知道是我的交易被庄家从盘口看到了,还是我点儿背。

重仓买入后,这家公司竟然在3个交易日里跌去了20%。

这下子李女士就不停的给我打电话询问:毕竟一大笔钱投在里面,谁都会心慌。

跌到第三天,连我自己都有点坐不住了,但就在收盘前,我彻底释然了。我清楚地知道,这只股票不可能继续往下跌了,即便再跌,我还会继续加仓。

我不是在赌博,谁都不可能拿这么大一笔钱开玩笑。我这么决定是有理由的……

这一通狂跌,是主力资金和机构自导自演的节目。把表情做足,把戏码加重,拉升之前资金的洗盘一定要做得有模有样。

第一天跌,是要做出洗盘的姿态。第二天跌,是要吓唬对手盘,拉升之前一定要尽量减少对手盘的筹码。第三天跌,是为了把戏做足,要不对手哪里会慌?

可惜他们忘记了一点,要是再这么跌下去,那可就跌破他们自己建仓的成本了。

您手里的钱是钱,庄家和主力手里的钱也是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而且很多主力资金的来源都是通过借贷的形式。

这可不是您去银行弄个房贷,利率85折那么简单。人家借钱的成本,有时候甚至要远远高于高利贷的利息。

要是这时候跌的太狠,技术面走坏,那么下面的局势就很可能失控,倒霉的是庄家自己。

所以那天我在收盘前特意给李女士打了个电话,让她别慌,要是有多余的钱就再补点仓位。

当天晚上,我最后确认了一下系统指标之后,就沉沉的睡过去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打开交易软件,看到这家公司已经涨了起来,而且从此一路上涨,几乎没有给后来的散户任何买入的机会。

这事儿真真切切的发生在我的身上,李女士在完结这笔交易之后痛痛快快的把那套房子卖给了我,也没有和我计算价格,中介售价8000多元一平的房子,她就按照当初的购买价4000多一平卖给了我。

真可谓是皆大欢喜。

但是回想起和主力资金斗智斗勇的日子,可谓是险象环生,对手连我的私人电话都能查到,可谓不简单。为了探探虚实,甚至要使用威胁的手段,这简直令人生厌。

但是看到随后的收益,还是觉得知足。

我正把这段选股心得和交易理念写成一份免费报告,并在19日发送给第三石会员阅读,这样,就会有更多的人了解这些难得的实战交易和操作经验。

若您对此感兴趣,请在19号查阅我们发给会员的邮件,里面会附有这份免费的投资心得报告。

股海青蛙
《财务自由人》

介绍
程海涛